_无臂少女

雅俗共賞 | 做個夢給你

止步温柔

放手比硬撑温柔。

就是凭的这张脸:

*祺鑫架空AU
*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我在约好的咖啡厅落座的时候时针和分针分别停留在八和九。冬日昼短,天边的墨色早早拢下,华灯早已经将这座城市覆盖,遥遥望去像是夜空中铺满的星子。


距离约定时间还有十五分钟,我垂眸看了眼手机屏幕,指尖下意识摩挲着手机胶套。胶套是一对,我一个他一个,纯黑色的胶套后印着我们彼此的姓氏。我曾经笑眯眯的拿这个打趣他,既然我们是情侣为什么我拿的不是丁他拿的不是马,换来他羞红着脸颊的一顿拍打,一边拍我的胳膊一边瞪圆了眼睛自以为很凶其实好看又可爱的瞪着我。...

2018-06-13

失眠夜

[农坤only/小短篇]

[關于上海場/520快樂]

[題目來源朱星傑《失眠夜》]


“他陪我流血破皮,也陪我失眠時交換著回憶。”


如果不是這樣的日子已經持續了幾天的話,蔡徐坤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

放在一邊的手機振動起來,顯示的是一個陌生的號碼,蔡徐坤按了拒聽,沒過兩秒屏幕又重新亮起那個號碼,蔡徐坤乾脆將手機關機,屏幕完全暗掉前顯示時間是02:58AM。蔡徐坤將腦袋往後一枕,整個人癱在沙發椅上,腦子裏還是下午沒有錄完的那首Demo,昨天晚上不盡人意的綵排,還有剛剛的那個電話。蔡徐坤連續熬夜到三點以後幾天了,從LA到上海

門口傳來讀卡的聲音,蔡徐坤瞇起眼...

2018-05-20

家族大哥和二哥的友情记

丁程鑫和马嘉祺都不是身边只有彼此的人。


丁程鑫,家族大哥,在家族训练四年多,到今天粉丝数十万,影视资源都比小伙伴多一倍,品尝过离别无辄和无人问津,走来的路那么长,但他还一直坚持。敖子逸会和他一起在学校演出上学训练,会在他哭的时候关心他,丁儿也会时常宠这个弟弟夸他帅,配合他的玩闹。刘耀文会在自责难过的时候得到大哥的一个怀抱跟安慰[虽然有时候也被“照顾”],会无意识地依赖哥哥,感谢的时候第一个就提到他。陈玺达会在刚来的时候就黏着他程哥,会在他在人群中险些跌倒的时候将他拉离,会在泳池里带着他玩耍。所谓团霸,其实也是被大家宠出来的。

马嘉祺,家族二哥,在外独自打拼漂泊许久,吸粉能力可见一斑,人...

2018-01-28

穿牛仔外套不告诉大哥系列-

穿卫衣不告诉源源系列-

不穿破洞裤不告诉幺儿系列-


2017-08-27

© _无臂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